根據《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第27條,授予專利需要新穎性、創新性和工業實用性。2002年印度專利法修正案第2(J)條也作了同樣的規定。值得思考的是,如果這項發明是基於傳統知識的,那麼它是新穎的還是創新的?Trips沒有定義新穎性或創新性,因此成員國可以自行解釋。

印度法律明確規定,如果發明涉及一些傳統知識,無論是口頭形式還是其他形式,都將被視為缺乏新穎性或創新性,不會獲得專利。印度的傳統知識和書麵知識不僅承認其存在的新穎性,而且還視其為非書麵知識。

然而,在美國專利法中,在國外的公共使用和銷售不能構成公共存在。隻有當一項外國專利已經存在或者一項發明在國外發表,它才能構成公共存在,而不授予專利。鑒於這種情況,印度2005年的專利法修正案規定,“新發明是指在提交完整的專利申請日之前,尚未在任何地方發表或者在國內外使用的新發明,也就是說,與美國專利法相比,印度專利法在確定新穎性時沒有區分國內外專利法。從這個角度看,美國專利局甚至承認生物盜版或非法占有別國傳統知識,這是一種變相鼓勵生物盜版和非法擁有非書麵傳統知識的方式,而印度代表自己的立場給出了明確的回應。

此外,根據TRIPS協議,專利申請人沒有義務向申請部門披露申請材料和知識的地理來源,也不要求專利申請人提交生物資源和傳統知識合法所有人的知情同意書。

Trips隻能為知識產權保護提供的國際標準。但根據印度專利法,如果專利產品中使用的傳統知識已進入公共領域或未獲得當地居民或集體的知情同意,則相當於非法擁有知識。這從根本上有效地防止了生物剽竊下錯誤專利的發生。

作為《生物多樣性公約》的締約國之一,印度於2002年頒布了《生物多樣性法》。該法的目的是解決外國獲取、收錄和使用印度生物資源和傳統知識的問題,以及通過這些渠道獲得的利益的分配問題。根據規定,印度還成立了一個監管機構,國家生物多樣性保護局(NBA)。《生物多樣性法》規定,任何人想要獲得基於印度生物資源或生物資源信息的知識產權保護,無論是國內還是海外,都需要獲得NBA的事先許可,NBA將決定利益和版稅的分配。生物多樣性法促進了傳統藥物資源的可持續發展,保護了國家的權益。

傳統知識數字圖書館在專利審查中的作用

作為法律政策的技術支撐,tkdl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印度的Tkdl包含傳統醫學知識和瑜伽練習。該項目由科學和工業研究理事會、印度科學和技術部、印度草藥、理療、順勢療法部和印度衛生和家庭福利部共同完成。該項目耗資200萬美元,由150多名傳統醫學、法律和計算機科學曆時10年收錄和分類,最終形成了tdkl。

這個龐大的數據庫收錄54種官方傳統草藥作品、15萬種傳統藥物和1500多種5000年曆史的瑜伽練習。本館的宗旨是為後人記錄傳統醫學方法,使他們能夠可持續地利用古代和現代科學技術。這將對保護印度的傳統知識發揮重要作用。印度將不再需要花費大量財力物力與其他國家爭奪自己的專利。

Tkdl非常詳細。列出了知識披露的時間、地點和媒體。這種新的分類係統被稱為傳統知識資源分類(tkrc)。Tkrc是一個創新和高度組織化的分類係統。它以國際專利分類係統(IPC)為基礎,按照分布、類別、子類別、組和組對信息進行分類。它是一個IPC組(a61k35/78將藥用植物擴展到約5000個組,為專利審查人員提供了更全麵的傳統知識信息定義。

在tkdl之前,任何一家製藥公司都可以深入挖掘古老的醫藥智慧,然後自由發揮其治療效果,隱藏其源頭。現在,專利審查人員可以清楚地追查某種治療方法和藥物的傳統來源,並有效地查處生物盜版行為。tkdl建立後,一向對印度傳統醫學提出質疑的西方科學家將能夠根據tkdl的內容,通過收錄草藥的詳細使用方法,進行藥理學實驗,給人類健康帶來福音。

使用tkdl,全球專利注冊機構可以在這個數據庫中交叉檢查專利。注冊薑黃將構成對傳統知識產權的侵權行為。然而,tkdl的知識並沒有在互聯網上公布,以防止剽竊。

2020年11月24日,印度政府授權歐洲專利局(EPO)審查員使用記錄印度傳統醫學知識的tkdl。歐洲專利局將應用這個數據庫來防止現有傳統知識的注冊。這一3000萬頁的數據庫將為正確審查與傳統知識相關的專利申請提供有力幫助,使審查人員能夠在申請初期對專利涉及的背景知識進行核查。如果一種用於治療的草藥屬於傳統療法,它將不被EPO的規定所承認,但是中草藥有效成分的生產方法仍然在專利批準的範圍內。

根據tkdl,截至2020年11月24日,EPO共撤銷了28項涉及印度傳統醫藥知識的專利。印度不必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和時間來反擊本國傳統知識的知識產權。

參照中國專利法的傳統知識來源披露製度,應增加專利信息披露製度。對於專利申請人申請的專利,在專利開發過程中涉及或者使用傳統藥物的,應當要求其在專利申請過程中披露所申請的傳統藥物的來源,並要求其提供證據,證明已從國家或傳統藥品所有人處取得傳統藥品知情同意書。該製度是防止生物盜版的重要手段,也是保護中藥知識產權的基本措施。

在傳統藥物知識產權保護方麵,最重要的問題是傳統醫藥知識擁有者知情同意權的保護。由於傳統知識的經驗和開放性,很容易被非法占有。在建立完善的數據庫之後,渠道知情同意審計也需要政府部門的監督。另外,在簽訂許可合同時,由於集體或個人法律知識相對缺乏,往往處於弱勢地位。如果國家集中國內法律資源設立合同審查部門,可以積極提供法律幫助,確保傳統藥物知識持有人獲得應有的經濟補償,充分實現其權益。